智能家
智能家 > 资讯 > 正文

贝佐斯十年投了八轮的机器人公司Rethink倒闭了,如何躲避“先驱者诅咒”?

2011 年 9 月,Rethink Robotics(以下简称“Rethink”)公司打头阵的代表作协作机器人 Baxter 推出。它 3.1 英尺高,没有移动底座,每个手臂有 7 个自由度,负载量为 5 磅,最大作业半径为 1.21 米。经过编程设定,可以通过控制调节精度和功能,还有一张能“表达”情绪和作业进度数据的卡通脸。

Baxter

公司联合创始人 Rodney Brooks 教授断定这款协作机器人会如苹果改变手机一样改变制造业,并且会像“刚出炉的蛋糕”那样好卖。

Rodney Brooks 为新一代协作机器人设定了一套新的标准。在 Baxter 产品中,除了安全到无需给机器人设置防护栏;它还操作简单、上手快,工人无需写代码即可对机器人进行“编程”——工人只需带动它的手臂运动,就可以完成简单编程并进行作业;另外,Baxter 具有视觉传感和力觉传感等感知能力,Rethink 独有的内置传感器能自动学习如何“摸索”、“感受”传送带上的物件;更重要的是 Baxter 还不断推出新的软件支持,“相比起来,常见的传统工业机器人及其相关设备内置的软件就显得一成不变了。”

不出意料,“示教即编程”的极简操作体验等创新点让 Rethink 很快受到了资本的关注。Rethink 在运营的十年间,获得 1.5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其中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参与了 Rethink 从 2008 年到 2017 年 A 轮 - E 轮的八轮融资,共计 1.1153 亿美元。

Rethink 一诞生就是个明星公司,产品足够创新,又有行业大佬做背书,但这家一直到 2017 年仍然在拿融资的公司最终未能避免传说中的“先驱者诅咒”。10 月 3 日,Rethink CEO Scott Eckert 通过邮件确认了公司倒闭的消息,随之而来的则是机器人行业的唏嘘与诸多疑惑。

讨人喜欢的智能协作机器人

知名数据分析公司 IDC 2017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到 2018 年,协作机器人将在机器人市场上占据 30% 的份额”。它们将以 3 倍于当前机器人的工作效率服务各行各业,并能给予人类员工安全保障。

协作机器人(cobot)是工业机器人的一个分支,普遍来讲,协作机器人通过编程能有限地自主作业,也能直接与人类工人近距离协作。而成功让“协作机器人”这一概念更家喻户晓,有成立于 2008 年的 Rethink 一份功劳。

Rodney Brooks

Rethink 的创始人之一是谈机器人就避不开的 Rodney Brooks,他是前 MIT 教授和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他还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比如他 1990 年创立的 iRobot 公司生产的扫地机器人就风靡全球。

Rodney Brooks 创立 Robotics 是因为他坚信协作机器人未来的销量也会像“小型机”那样激增,“就像我们都熟知的计算机企业那样,最早他们专攻大型机,可是却卖不出多少,后来生产了中型机,之后又研发出小型机,销量以指数级急剧增加,它们变得越来越便宜。”就这样,能和人类协同工作的 Baxter 推出了。相比传统工业机器人,Baxter 也足够低价(基础价格为 25000 美元),易于编程和重新编程也让它们能够适应更短、更多样化的生产周期。

Sawyer

到了 2015 年,Rethink 又推出了单臂机器人 Sawyer,主要用于机器维护,电路板测试和其它精细重复性工作。全球范围内,协作机器人主要用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比如消费品行业尤其容易受到季节性活动的影响。高峰期间劳动力频繁增减十分常见,而这段时间内往往很难雇到合适的人手。

和传统机器人产业不同,Rethink“让人机无碍协作”的目标和机器人产品的产品思维一开始就打上了互联网创投资本的基因。最有代表性的是,贝佐斯私人基金 Bezos Expeditions 参与了 Rethink 从 2008 年到 2017 年 A 轮 - E 轮的八轮融资,共计 1.1153 亿美元。

Bezos Expeditions 的资金是 Rethink 十年运营中总获得 1.5 亿美元风险投资的将近 75%。因为亚马逊同样认为“人机协作”会是未来:亚马逊在 2012 年斥资 7.75 亿美元收购 Kiva systems 公司的机器人项目,这家公司专注于如何利用机器人在仓库里完成网上大量的订单派发工作。Kiva 机器人会扫描地上条码前进,能根据无线指令的订单将货物所在的货架从仓库搬运至员工处理区,这样工作人员每小时可挑拣、扫描 300 件商品,效率是之前的三倍。

Kiva Robots

另外,贝佐斯看重“未来的东西”,也看重创始人的理念,扮演先驱者的 Rethink 也的确带火了整个协作机器人的发展。研究版 Baxter 已在全球高校得到广泛应用,咖啡馆里也能看到这些挥舞的手臂。整体来看,火热的协作机器人市场吸引了不少玩家入局,Franka、优傲等知名创企,博世、欧姆龙等大型企业,甚至包括 ABB、库卡等工业四大家族正在研发类似产品,参与这一领域的竞争。

但就在大批玩家涌入战局之时,早早入局的 Rethink 却被迫早早出局了。

未能躲过的先驱者诅咒

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的采访时,Rethink CEO Scott Eckert 将无法继续运营的原因归结为销量未达预期,导致企业现金流出现危机。虽然 Brooks 教授在两年前的一次专访中表示对 Rethink 的未来信心满满,甚至表示目前暂未考虑利润的问题。

据《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称,Rethink 的现金危机和公司与中国签下的订单有关。投资公司 Robo Global 的联合创始人 Frank Tobe 表示,Rethink 为中国市场定制了 Sawyer 机器人,但是经销商没有继续跟进这笔大交易,Rethink 因此滞留了一批机器人,也没有收到账单。Tobe 表示,这可能是由于中国与美国之间针锋相对的贸易战,或者是因为中国经济普遍放缓。就这样,Rethink“在等待的游戏中无钱可用了”。

不过,交易没达成或许只是 Rethink 倒闭的表面原因。事实上,在继续强化协作机器人的服务定位和制定更科学的商业计划上,Rethink 没能跟上行业需求才是更深层的原因。目前机器人在市场上并不怎么受到追捧的最大原因其实是价格过高。机器人优秀的工作性能众所周知,但是中小企业资金却是有限的,性价比就成了企业采购重要的考量因素。

去年,有消息称,不少分销商对 Rethink 产品销售感到不满,转而开始与其竞争对手优傲合作。从成立时间上来看,优傲(Universal Robots)与 Rethink 于同一年成立。但发展到现在,生态建设也相对全面完善的丹麦优傲已不是 Rethink 能比的了,它在协作机器人市场上拥有超过 50% 的市场份额,上个月宣布已累计售出了 25000 台机器人。

UR5

优傲深谙中小企业对于产品的切实需求。为了更好卖出自己的产品,优傲在产品价格上作出了一系列改变,还推出了一个广告视频——购入优傲协作机器人后,客户在三四个月到一年不等的时间内便可收回成本,开始盈利。在它之后,众多协作机器人厂商纷纷从价格入手,用易用性、成本回收期短来突出产品优势。而彼时的 Rethink 尚意识到自家的编程平台不及优傲简便,还在打磨新的软件平台 Intera 5。

当然,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管理层会任由自己公司倒下去。Rethink 也曾试图挽救自己,外媒提到一点,公司 CEO Scott Eckert 透露,确实存在一笔交易(出售公司),但最后并未达成。

为什么 Rethink 未能继续获得投资或者成功售出自己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但在 Rethink 走向倒闭的这些年,制造巨型工业机器人的库卡、Fanuc、ABB 和 Yaskawa 也已意识到协作机器人重要性,这些公司近年来相继进入市场。这些巨头拥有比 Rethink 更充足的现金和稳固的客户基础,抢夺市场的意图明显。相比之下,Rethink 虽然在创新上有所成就,但产品规格精密度不够,刚性也不足,机械手臂抓取重物速度过慢,定点时的晃动无法很好地避免等问题也为行业诟病。

对于 Rethink 的倒闭, IDC 的服务机器人研究主管 John Santagate 认为“不幸的是,有时候作为行业领军者也有风险。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毫无疑问,Rethink 是又一个倒在先驱者诅咒的公司——行业先驱的确开拓了市场,但如果高估资本对自己的耐心,不时刻保持警惕,不深刻了解市场,机遇仍然可能被伺机而动的跟随者们占去。

为您推荐

©2017-2018 智能家 ( 京ICP备14008826号-4)